新聞導航
當前位置:首頁 > 案例精品
儲蓄存款合同糾紛
王永勝訴中國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南京河西支行儲蓄存款合同糾紛案
【裁判摘要】
  犯罪分子利用商業銀行對其自助柜員機管理、維護上的疏漏,通過在自助銀行網點門口刷卡處安裝讀卡器、在柜員機上部安裝攝像裝置的方式,竊取儲戶借記卡的卡號、信息及密碼,復制假的借記卡,將儲戶借記卡賬戶內的錢款支取、消費的,應當認定商業銀行沒有為在其自助柜員機辦理交易的儲戶提供必要的安全、保密的環境,構成違約。儲戶訴訟請求商業銀行按照儲蓄存款合同承擔支付責任,商業銀行以儲戶借記卡內的資金短少是由于犯罪行為所致,不應由其承擔民事責任為由進行抗辯的,對其抗辯主張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原告:王永勝,男,36歲,漢族,江蘇天目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經理,住南京市鼓樓區雅瑰園。
  被告:中國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南京河西支行,住所地:南京市鼓樓區草場門大街。
  負責人:逢南寧,該支行行長。
  原告王永勝因與被告中國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南京河西支行(以下簡稱中行河西支行)發生儲蓄存款合同糾紛,向江蘇省南京市鼓樓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原告王永勝訴稱:2007年10月9日,原告在被告中行河西支行處申領中行借記卡一張,卡號為6013821200011990595。2007年12月2日晚,原告到中國銀行(以下簡稱中行)下關熱河南路分理處自助銀行柜員機(ATM)上取款5000元,并查詢存款余額為463 942.2元。2007年12月5日下午,原告在中行江寧分理處準備取款10 000元時,被柜臺營業員告知卡內余額為2800余元。當晚原告再次查詢,發現卡內又少了2000元。原告當即向南京市公安局鼓樓分局(以下簡稱鼓樓公安分局)報案。經公安機關偵查,查明有3名男子在中行下關熱河南路分理處自助銀行的自動門上安裝了存儲式讀卡裝置,并在取款機上安裝了探頭,籍此獲取了原告借記卡的密碼及信息資料,然后復制兩張偽卡在北京、江西等地取款或消費463 942.2元。后犯罪分子之一、案外人湯海仁被公安機關抓獲,并被南京市鼓樓區人民法院以(2008)鼓刑初字第241號刑事判決書認定犯信用卡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100 000元,該刑事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上述事件發生后,原告多次與中行南京下關支行(以下簡稱中行下關支行)交涉。2008年1月24日原告與中行下關支行達成協議,由中行下關支行先行借給原告232 000元用于發放部分民工工資,待問題查明后再進一步解決。原告與被告之間存在儲蓄存款合同關系,被告有義務保護原告的資金安全。由于被告對自助柜員機的安全管理存在漏洞,給犯罪分子留下可乘之機,導致原告卡內存款463 942.2元被犯罪分子用偽造的借記卡取走或消費,對此原告并無過失。請求判令被告按照雙方簽訂的儲蓄存款合同支付原告存款463 942.2元,以及上述款項自2007年12月4日至實際支付之日止的利息。
  原告王永勝提供以下證據:
  1. 南京市鼓樓區人民法院(2008)鼓刑初字第241號刑事判決書一份,用以證明犯罪分子湯海仁因犯信用卡詐騙罪,被依法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100 000元的事實;
  2. 6013821200011990595號借記卡交易清單一份,用以證明涉案借記卡賬戶交易情況;
  3. 2008年1月24日原告與中行下關支行達成的協議一份,用以證明中行下關支行先行借給原告232 000元用于支付民工工資的事實。
    
  被告中行河西支行辯稱:首先,南京市鼓樓區人民法院(2008)鼓刑初字第241號刑事判決書確認犯罪金額為428 709.50元,對在北京從涉案借記卡賬戶中分14筆支取的35 140元未予認定,該14筆款項不排除原告王永勝自行支取的可能,被告只認可刑事判決所認定的犯罪金額。其次,原告借記卡內的資金短少是由于犯罪行為所致,對于犯罪行為給原告造成的資金損失,被告不應承擔民事責任。被告在為原告提供服務的過程中嚴格遵守監管部門的相關規定,所設自助銀行網點均有符合規范的安全防范設施,被告亦通過多種形式提醒儲戶妥善保管借記卡密碼。原告借記卡賬戶內的存款被盜,是因原告沒有妥善保管密碼,原告自身具有過錯。綜上,請求法院在查明事實的基礎上依法判決。
  被告中行河西支行提交以下證據:
  1. 南京市公安局2007年12月24日頒發的安全防范設施合格證一份,中行向儲戶公示的取款機操作指南、柜員機界面提示的內容,用以證明被告履行了保護儲戶存款安全的義務;
  2. 借記卡業務登記表(附管理協議書及章程),用以證明原告王永勝辦理借記卡的具體情況,以及被告已經合理提示“持卡人應妥善保管密碼,因密碼泄露而造成的風險及損失由持卡人本人承擔”的事實;
  3. 銀行對賬單、交易明細表各一份,用以證明涉案借記卡賬戶的交易情況;
  4. 中行下關支行向人民法院出具的申請書一份,用以證明中行下關支行同意其出借給王永勝的232 000元作為中行河西支行的出借款在本案中予以抵扣。
    
  南京市鼓樓區人民法院依法調取了以下證據:
  1. 鼓樓公安分局對案外人湯海仁、原告王永勝的詢問筆錄,用以證明湯海仁等人通過安裝讀卡器、具備攝像功能的MP4等方式,竊得原告涉案借記卡信息及密碼后復制兩張假卡提取或消費的事實;
  2. 中行北京天緣公寓支行的交易明細表,用以證明卡號為6013821200011990595的借記卡于2007年12月3日22時22分9秒至2007年12月4日0時33分53秒期間在北京天緣公寓支行所管理的自助銀行柜員機上14次取款35 000元,發生異地取款手續費140元的事實。
    
  南京市鼓樓區人民法院依法組織了質證。被告中行河西支行對原告王永勝提供的證據1、2、3的真實性均無異議,但認為上述證據均與被告應否承擔民事責任沒有關聯性。原告對被告提供的證據1、2、3、4的真實性均無異議,但認為證據1、2不能證明中行提供的自助銀行交易場所能夠保障儲戶的資金安全。南京市鼓樓區人民法院經質證,對原、被告提供證據的真實性均予以認定。
    
  南京市鼓樓區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
  2007年10月9日,原告王永勝在被告中行河西支行辦理長城電子借記卡(以下簡稱借記卡)一張,卡號為6013821200011990595。該借記卡為無存折卡,王永勝在業務登記表中進行了簽名,業務登記表背面附有管理協議書及借記卡章程,載有“持卡人應妥善保管密碼,因密碼泄露而造成的風險及損失由持卡人本人承擔”的內容。2007年12月2日晚,案外人湯海仁等五人到中行熱河南路支行的自助銀行網點,在門口刷卡處安裝讀卡器,在柜員機上部安裝了具備攝像功能的MP4。當日19時5分,原告王永勝持借記卡在該自助銀行柜員機取款5000元。湯海仁等遂竊取到了原告借記卡的卡號、信息及密碼,并據此復制兩張假銀行卡。2007年12月3日,湯海仁等三人持其中一張卡到南昌,其余兩人持另一張卡到北京,分別實施信用卡詐騙犯罪行為。                    
  2007年12月6日,王永勝發現其借記卡內存款短少后,即到中行下關支行打印交易明細并向鼓樓公安分局報案。鼓樓公安分局立案后,于2008年1月11日將案外人湯海仁抓獲并于當天對其實施刑事拘留。2008年5月22日,南京市鼓樓區檢察院以湯海仁犯信用卡詐騙罪向南京市鼓樓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法院經審理認定,2007年12月4日、5日,湯海仁等人以復制的銀行卡在南昌、余干等地刷卡消費及取款合計428 709.50元。據此,南京市鼓樓區人民法院于2008年6月5日作出(2008)鼓刑初字第241號刑事判決書,判決湯海仁犯信用卡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100 000元。該刑事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此外,中行河西支行提供的查詢明細顯示:卡號為6013821200011990595的借記卡于2007年12月3日在中行江寧大市口支行柜面被取款50 000元,于當日19時58分在中行光華路自助銀行柜員機被取款5000元。原告王永勝認可該兩次取款均系其本人支取。南京市鼓樓區人民法院依法調取的2007年12月22日中行北京天緣公寓支行提供的交易明細顯示:卡號為6013821200011990595的借記卡于2007年12月3日22時22分9秒至2007年12月4日0時33分53秒期間在該支行
  所管理的自助銀行柜員機上14次取款35 000元,發生異地取款手續費140元。上述14筆交易所涉35 140元在(2008)鼓刑初字第241號刑事判決書中未被確認為案外人湯海仁的犯罪金額。
  2008年1月24日,原告王永勝與中行下關支行簽訂一份協議,約定:中行下關支行先借給原告232 000元幫助原告解決發放民工工資的問題,如原告對中行下關支行提起民事訴訟且法院判決中行下關支行對原告賠償,則中行下關支行有權以協議項下對原告的債權進行抵償。協議簽訂當日,中行下關支行即支付原告232 000元。本案審理中,中行下關支行出具申請一份,同意其出借給原告的232 000元作為被告中行河西支行的出借款在本案中予以抵扣。2008年3月12日,原告以中行下關支行為被告向南京市下關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同年4月30日,南京市下關區人民法院裁定該案中止審理,同年6月5日,南京市鼓樓區人民法院就信用卡詐騙案作出刑事判決。后原告考慮到訴訟主體資格的問題,向南京市下關區人民法院撤回起訴,并以中行河西支行為被告向南京市鼓樓區人民法院提起本案訴訟。
    
  南京市鼓樓區人民法院依法主持了調解,因意見分歧較大,雙方當事人未能達成調解合意。
    
  本案的爭議焦點是:犯罪分子通過在自助銀行網點門口刷卡處安裝讀卡器、在柜員機上部安裝攝像裝置的方式,竊取原告王永勝借記卡的卡號、信息及密碼,復制假的銀行卡,將借記卡賬戶內的錢款支取、消費的事實發生后,與原告建立儲蓄存款合同的被告中行河西支行應否對前述被犯罪分子支取及消費的款項承擔支付責任。
  南京市鼓樓區人民法院認為:
  原告王永勝在被告中行河西支行辦理了無存折借記卡,即與中行河西支行建立了儲蓄合同關系。根據儲蓄合同的性質,中行河西支行負有按照原告的指示,將存款支付給原告或者原告指定的代理人,并保證原告借記卡內存款安全的義務。《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業銀行法》(以下簡稱商業銀行法)第二十九條第一款規定:“商業銀行辦理個人儲蓄存款業務,應當遵循存款自愿、取款自由、存款有息、為存款人保密的原則。” 為存款人保密,保障存款人的合法權益不受任何單位和個人的侵犯,是商業銀行的法定義務。商業銀行的保密義務不僅是指銀行對儲戶已經提供的個人信息保密,也包括為到銀行辦理交易的儲戶提供必要的安全、保密的環境。商業銀行設置自助銀行柜員機,是一項既能方便儲戶取款,又能提高自身工作效率并增加市場競爭力的重要舉措,銀行亦能從中獲取經營收益。對自助銀行柜員機進行日常維護、管理,為在自助銀行柜員機辦理交易的儲戶提供必要的安全、保密環境,也是銀行安全、保密義務的一項重要內容,這項義務應當由設置自助銀行柜員機的銀行承擔。根據本案查明的事實,案外人湯海仁等五人通過在中行熱河南路支行自助銀行網點門口刷卡處安裝讀卡器、在柜員機上部安裝具有攝像功能的MP4的方式,竊取了王永勝借記卡的卡號、信息及密碼,復制了假的銀行卡,并從原告借記卡賬戶內支取、消費428 709.50元。上述事實說明,涉案中行熱河南路支行自助銀行柜員機存在重大安全漏洞。由于具備專業知識的銀行工作人員對自助銀行柜員機疏于管理、維護,未能及時檢查、清理,沒有及時發現、拆除犯罪分子安裝的讀卡器及攝像裝置,致使自助銀行柜員機反而成了隱藏犯罪分子作案工具的處所,給儲戶造成安全隱患,為犯罪留下可乘之機。綜上,原告借記卡密碼被犯罪分子所竊取,是銀行未能履行其為儲戶提供必要的安全、保密環境的義務所致。
  被告中行河西支行認為,被告與原告王永勝在借記卡管理協議書及章程中已經約定“持卡人應妥善保管密碼,因密碼泄露而造成的風險及損失由持卡人本人承擔”。本案中,原告借記卡的存款被盜是因原告沒有妥善保管密碼所致,原告自身具有過錯。因此,涉案借記卡的資金損失應由持卡人即原告本人承擔。對此法院認為,原、被告雙方在借記卡管理協議書及章程中的約定,應當是指在銀行為持卡人提供了必要的安全、保密條件的情況下,完全由于持卡人自己的過失使借記卡遺失或密碼失密造成的風險及損失,由持卡人本人自行承擔。而本案中原告借記卡失密,是銀行違反安全保密義務所致。儲戶大多缺乏專業知識,在使用自助柜員機進行交易時,難以辨別門禁識別裝置是否正常,是否安裝了其他不明識別器,也難以發現柜員機上方是否安裝了非法攝像裝置。銀行無權單方面增加儲戶的義務。銀行未對自助柜員機進行必要的維護、未能給儲戶提供安全、保密的環境,導致持卡人借記卡密碼泄漏,并且在借記卡還在儲戶本人手中的情況下,未能準確識別被犯罪分子復制的假卡,最終導致儲戶借記卡賬戶內的資金被犯罪分子騙走,又錯誤解釋借記卡管理協議書及章程約定的含義,主張風險一律由持卡人本人承擔,沒有法律依據,不予支持。
  被告中行河西支行認為,原告王永勝借記卡內的資金短少是由于犯罪行為所致,對犯罪行為給原告造成的資金損失,被告不應承擔民事責任。對此法院認為,首先,信用卡詐騙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違反信用卡管理法規,利用信用卡進行詐騙活動,騙取數額較大的財物的行為。根據本案查明的事實,案外人湯海仁等人利用被告未盡保密義務、對自助柜員機疏于管理的安全漏網,竊得原告借記卡的密碼,而后使用復制的假卡進行支取和消費。銀行未能準確地識別該復制的假卡,從而將原告借記卡賬戶中的存款錯誤地交付給假卡持有人。因此,在真借記卡尚由原告持有的情況下,湯海仁等人的行為并非直接侵害了原告的財產所有權,而是侵犯了銀行的財產所有權。原告與被告建立的儲蓄合同關系合法有效,雙方的債權債務關系仍然存在。被告認為原告借記卡內的資金短少屬于犯罪行為給原告造成的資金損失,被告不應承擔民事責任的主張,沒有事實根據和法律依據,不予支持。其次,商業銀行法第三十三條規定:“商業銀行應當保證存款本金和利息的支付,不得拖延、拒絕支付存款本金和利息。”該條規定了商業銀行的保證支付義務,被告錯誤的將原告借記卡賬戶內的存款交付給假卡持有人,未適當完成自己的支付義務,故原告要求中行河西支行支付相應存款及相應利息的主張合法,應予以支持。
  被告中行河西支行認為,南京市鼓樓區人民法院(2008)鼓刑初字第241號刑事判決書中確認犯罪金額為428 709.50元,對涉案借記卡賬戶在北京被支取的35 140元未予認定,該款項不排除原告王永勝自行支取的可能,被告只認可刑事判決中所認定的犯罪金額。對此法院認為,首先,前述35 140元款項在(2008)鼓刑初字第241號刑事判決書中未被確認為案外人湯海仁的犯罪金額,但并不能證明被告所稱的系原告自行支取的主張。其次,根據鼓樓公安分局對案外人湯海仁的詢問筆錄,湯海仁等人2007年12月2日晚復制原告的借記卡后即離開南京到江西南昌、余干和北京等地,這說明 2007年12月3日晚19時58分在中行南京光華路自助柜員機從涉案借記卡賬戶中支取的5000元并非湯海仁等人利用復制的假銀行卡所支取,原告亦認可其于2007年12月3日晚19時58分在光華路自助柜員機取款5000元的事實。這一事實同時證明2007年12月3日晚8時左右原告尚在南京市區。中行北京天緣公寓支行提供的交易明細所顯示的前述35 140元被支取的時間為2007年12月3日晚22時22分9秒至2007年12月4日凌晨0時33分53秒,這個時間段離原告在光華路自助柜員機取款的時間不足兩個半小時。根據常理推斷,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原告不可能從南京到北京取款。因此,中行河西支行不能證明該35 140元系按原告的指示予以支取,仍應就35 140元向王永勝承擔給付責任。
  中行下關支行基于原告王永勝借記卡內存款被犯罪分子所支取及消費的事實,于2008年1月24日出借給原告232 000元,現其同意在本案中作為被告中行河西支行的出借款予以抵扣,符合雙方簽訂協議的真實意思,中行河西支行與原告在庭審中亦予以認可,對此予以準許。
  綜上,原告王永勝借記卡賬戶內資金短少系因被告中行河西支行未履行其應盡的安全、保密義務所致,原告要求中行河西支行支付存款及相應利息的訴訟請求予以支持,但應扣除中行下關支行已出借的232 000元。據此,南京市鼓樓區人民法院于2008年11月26 日判決:
  被告中行河西支行于本判決生效之
  日起十日內一次性支付原告王永勝存款
  人民幣231 849.2元及相應利息。
  一審宣判后,雙方當事人在法定期限內均未提出上訴,一審判決已經發生法律效力。
咨詢熱線 025-52199958 律師事務所 |  案例精品 |  律師風采 |  本所動態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  冀ICP備09021946號
广东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