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導航
當前位置:首頁 > 案例精品
定作人選任承攬人不當應擔責
定作人選任承攬人不當應擔責

——河南商丘中院改判崔譯文、焦愛蓮訴謝懷平等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損害賠償糾紛案

裁判要旨

自帶車輛為工程承包人裝卸土方過程中致人損害的,致害人與該承包人之間形成承攬合同關系,定作方存在選任過失的,應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案情

  2007年5月17日,河南省永城市龍崗鄉龍崗村民委員會(以下簡稱龍崗村委會)為修路需要大量土方,遂將該項工程承包給菅士軍。雙方簽訂協議,菅士軍每拉一方土由龍崗村委會支付9元。菅士軍接到工程后,便在自己村莊通知曾經和自己一起干活的人,如有人愿意前來拉土,自帶車輛,按拉土的土方數進行結算,每車9元,每天結算,來去自由。5月30日18時許,謝懷平駕駛自己的無牌號改裝翻斗車拉土時,因操作不當,將路邊的崔譯文、焦愛蓮撞倒致傷,被送往永城市人民醫院治療。焦愛蓮住院16天,經診斷為腦震蕩、多處軟組織損傷,花醫療費1467.82元;崔譯文兩次住院共計32天,經診斷為右脛腓骨開放性骨折、左脛骨骨折、口唇粘膜挫裂傷、腦震蕩,花醫療費13672.43元、鑒定費100元、交通費210元。6月8日永城市公安交通警察大隊調查認定謝懷平無駕駛資格證,違反交通規則駕駛車輛,負本次事故的全部責任,焦愛蓮、崔譯文無責任。后因求償未果,崔譯文、焦愛蓮向永城市人民法院提起訴訟,以謝懷平致害、菅士軍系雇主、龍崗村委會發包時審查失職等理由,要求三被告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裁判

  河南省永城市法院經審理認為,謝懷平在拉土過程中,違法操作,致焦愛蓮、崔譯文損害,負本次事故的全部責任,應由其承擔賠償責任。菅士軍與謝懷平不存在雇傭關系,因承攬人在完成工作過程中對第三人造成損害或者造成自身損害的,定作人不承擔賠償責任,故駁回崔譯文、焦愛蓮要求菅士軍及龍崗村委會承擔賠償責任的訴請,判決謝懷平賠償焦愛蓮1967.02元,賠償崔譯文14641.63元。

  一審判決后,崔譯文、焦愛蓮不服,向河南省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謝懷平按照菅士軍的指示完成土方的拉運,應是一種獨立的承攬合同關系,原審對二人之間的法律關系認定正確。事故的發生雖由謝懷平操作不當直接造成,但謝懷平本人沒有駕駛資格證,其車輛屬于無牌號改裝翻斗車,對事故發生存在潛在的安全隱患,菅士軍同意其拉土,顯然對人員的選任未盡到相應的安全注意義務,亦存在一定過錯,應承擔一定的賠償責任,結合其過錯程度及與事故發生的因果關系,由其承擔30%的責任為宜。因龍崗村委會和菅士軍之間系承包合同關系,拉土人員由菅士軍具體選任,龍崗村委會對此事故的發生并無過錯,判決撤銷原判,焦愛蓮、崔譯文的各項損失由謝懷平承擔70%、菅士軍承擔30%。

■評析

  雇傭合同、勞務合同和承攬合同的區分是審判實踐中的難點。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九條第二款規定:前款所稱“從事雇傭活動”,是指從事雇主授權或者指示范圍內的生產經營活動或者其他勞務活動。考察雇傭關系是否成立,主要看以下幾點:(1)雙方是否有書面或口頭合同;(2)雇員是否獲得報酬;(3)雇員從事的活動是否以提供勞務為內容;(4)雇員是否受雇主的控制、指揮和監督。

  根據合同法第二百五十一條的規定,所謂承攬合同是指承攬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給付報酬的合同。判斷行為人是雇員或承攬人,其根本標準在于雇主是否對其有指揮和監督的權利。

  實踐中,雙方當事人就承攬與雇傭的性質發生爭議時,可以綜合分析以下因素,結合案件具體情況進行認定:(1)當事人之間是否存在控制、支配和從屬關系,如果提供勞務方可以自行決定其工作的各項具體內容,則應當認定為是承攬人。(2)是否由一方指定工作場所、提供勞動工具或設備,限定工作時間,雇主一般為雇員提供勞動工具和設備,對工作地點、工作時間、工作進程有一定的指示安排;承攬人一般自備工具,對工作地點、時間、進程等可以自行決定。(3)是定期給付勞動報酬還是一次性結算勞動報酬;雇員領取工資的方式一般比較固定,承攬人則比較自由,一般是一次性領取。(4)報酬的給付以工作時間還是以工作效果為標準,雇傭通常以工作時間的長短作為工資標準,而承攬人的報酬則以工作效果來判斷。(5)工作對于雇主的商業行為而言是否“完整”和“不可缺少”。如果是,就意味著這些工作不是臨時應急的,應當認定為是雇員。

  本案中,謝懷平自帶車輛,是否去拉土、何時拉土、一天拉幾車等均由其自主決定,菅士軍不論其拉土時間長短和次數,而是根據其所拉土方數進行結算,每天一次性結付當天的報酬,雙方之間不存在監督、管理的關系,不符合雇傭關系的法律特征,而是承攬合同關系。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條規定:“承攬人在完成工作過程中對第三人造成損害或者造成自身損害的,定作人不承擔賠償責任。但定作人對定作、指示或者選任有過失的,應當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本案中謝懷平沒有駕駛證、車輛系改裝,顯然不符合從業資格,菅士軍對此未盡到審查義務,在對承攬人的選任中存在過錯,故其應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咨詢熱線 025-52199958 律師事務所 |  案例精品 |  律師風采 |  本所動態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  冀ICP備09021946號
广东11选5